当前位置:新闻动态>行业新闻

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

2017-07-21 寻找“苏联时代”的巴士站


在苏联时代,建筑师和设计师可能感觉到创造力被扼制。但有一个地方,他们的想象力受到充分鼓励。那就是公共汽车站。摄影师克里斯托弗-赫维希(Christopher Herwig)经历了30,000公里的旅程,去寻找这些美丽的巴士站。


建筑师展示创造力的机会


在西欧,巴士站是最不起眼的建筑——一种简陋的实用性的建筑,耸立在在路边,有很少的装饰或没有装饰。


但在前苏联,从黑海岸边到哈萨克的草原,在这些非常荒凉的地方,有各种风格的巴士站。正如乔纳森-米德斯(Jonathan Meades)在他的有159个巴士站的像册中所描写的,“每一个车站都是苏维埃帝国的空想风格的体现”。


由加拿大摄影师克里斯托夫-赫维希(Christopher Herwig)摄影,乔纳森-米德斯(Jonathan Meades)作序的摄影集《苏联巴士站》(Soviet Bus Stops),介绍了各种金字塔形的、拱门的,穹顶的和拱顶结构的巴士站。有的巴士站涂上了各种厚厚的颜料。


1、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加格拉(Gagra)的一个巴士站。


2、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(Abkhazia)皮聪大(Pitsunda)的一个巴士站。


3、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咸海(Aral)的一个巴士站。

 



乏味的建筑时代的“亮点”


摄影师克里斯托夫-赫维希的计划开始于2002年,当时他决定和女朋友骑自行车从伦敦到斯德哥尔摩。他说,利用瑞安航空公司运输一辆自行车,所花费用是飞机上一个座位的4倍。


 当他出发时,他给自己一个挑战:在路上的每时每刻,拍摄一些有趣的东西。路边的一种特别的事物引起了他的注意,这样他开始了一种痴迷的追求。


克里斯托夫-赫维希用了12年的时间,行程超过30,000公里,从14个前苏联国家观察他喜欢的巴士站。它们似乎是“巴士看台”。因为它们最突出的作用是,为艺术家和建筑师的创造活力,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渲泄口。否则,这种创造力会被窒息。


白俄罗斯的建筑师阿默-萨达洛夫(Armen Sardarov)在书籍《苏联巴士站》(Soviet Bus Stops)中说:“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实际上是不可能的。这是一个乏味的建筑时代。”



 

4、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(Abkhazia)皮聪大(Pitsunda)的一个巴士站。


5、爱沙尼亚Niitsiku的一个巴士站。


6、西伯利亚阿尔泰山的一个巴士站。




具有地方特色的空间艺术


在苏联,在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的控制下,巴士站是为数不多的幸运地享有某种自由的建筑类型之一。实际上,它是一种政府的规定:它们应当是漂亮的,并且反映一种本地的审美观念。

 

因此,在吉尔吉斯斯坦,巴士站的形状像高顶黑毡帽,以及仿照当地毡房的圆顶建筑。彩色混凝土的有浮雕的巴士站统治了乌克兰。在摩尔多瓦,巴士站多镶嵌马赛克。而在爱沙尼亚的森林公路,许多巴士站的是简单的三角形斜屋顶结构,就近采伐木材建成。


一些最精致的巴士站出现在黑海边的皮聪大(Pitsunda)。这里有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(Khrushchev)的夏天别墅。沿着海边的公路,美丽的贝壳形的、鱼形的,用马赛克装饰的混凝土巴士站,就像西班牙建筑师高蒂(Gaudí)的作品耸立在海边。


 祖拉布-采列捷利说:“我不能说为什么没有屋顶。这是它们的问题。我,作为一个艺术家,总是艺术地处理每件事情。”


本文作者奥利弗-温赖特(Oliver Wainwright)为《卫报》建筑评论家




7、亚美尼亚埃奇阿米津(Echmiadzin,)的一个巴士站。


8、白俄罗斯Ivianiec,的一个巴士站。


9、哈萨克斯坦恰伦(Charyn)的一个巴士站。


10、立陶宛马里杨泊列(Marijampole)的一个巴士站。


这些巴士站不应当仅是一个框架、玻璃和座位的组合。人们应当从它们得到乐趣,决定它们应当是一种不朽的空间艺术。